关注 | 解困“气荒”,地热资源“雪中送炭”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北方采暖季大幕的拉开,是从几场愈演愈烈的“气荒”大战开始的。在进入供暖季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气荒”一词迅速蹿红大江南北,在寒冬岁末之际让人寒颤频出。人们不禁发问,我们的能源供应怎么了?

重压之下,人们纷纷把矛头指向了正在全面推进的“煤改气”。业内专家明确指出,“煤改气”虽然是助推“气荒”、导致群众挨冻过冬的一个直接原因,但“煤改气”政策本身并没有错,错就错在面对《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第一阶段收官之年等政策压力,个别地方政府未实事求是地对“煤改气”的艰巨性进行科学评估,而是急功近利大搞一刀切,在气源没有着落、严冬来临的情况下,依然生硬地禁止燃煤供暖,强制推行以气代煤。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煤改气”所暴露出的问题,只是我国严峻的天然气发展形势的冰山一角。面对愈演愈烈的“气荒”困局,我们更应探寻事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找到解决的出路。

关注 | 解困“气荒”,地热资源“雪中送炭”

在目前天然气开启“极限模式”、资源供给频频告急之时,可否另辟蹊径,破解“气荒”引发的供暖环保之困呢?地热资源给出了很好的答案。

近年来,随着我国能源结构的不断调整,清洁能源的开发利用越来越受到重视与鼓励。作为一种新型清洁能源,地热资源正迎来迅猛发展的黄金时期。

中国地质调查局“十二五”期间对我国336个地级市以上城市地热资源普查结果显示,我国地热资源年可开采量达26亿吨标准煤,但目前实际开采量只有2100万吨标准煤,其中适宜供暖制冷的地热能年可开采量达7亿吨标准煤。

若天然气供给不足,地热资源能否来补?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所长石建省指出,地热资源具有分布普遍、利用简便、可再生、清洁、绿色等禀赋,可以显著改善能源结构,缓解北方地区雾霾难题,为南方冬季供暖提供稳定能源,解决部分地区用电、用气短缺问题,促进东部发达地区优化能源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等。

说起地热资源,就不得不提到“雄县模式”。早在2009年8月,河北省雄县政府就与中国石化新星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经过4年多努力,雄县90%以上的供暖均采用地热能源,年替代标煤9万吨,减排二氧化碳22.5万吨,建成华北地区首座“无烟城”。国家能源局将这种开发利用地热的模式称为“雄县模式”。

现如今,雄县已经成为雄安新区的一部分,而这座“无烟城”也一改传统燃煤方式供暖,依靠地热实现了供暖全覆盖。截至2016年,当地已经实现了地热供暖能力385万平方米,地热供暖覆盖了95%以上的城区,惠及人口近8.9万人,城区居民供暖支出年可节约1500余万元。

关注 | 解困“气荒”,地热资源“雪中送炭”

业内专家指出,供暖环保之困的另一条出路在于调整能源结构,加大清洁能源的供暖热源比例。当前,我国电力、天然气等能源都存在供给缺口,但地热资源丰富却开发不足,地热供暖技术的突破和应用可为探索清洁供暖带来新路径。

今年年初,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国土资源部联合印发《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计划“十三五”时期,我国新增地热能供暖(制冷)面积11亿平方米。但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地热资源在破解“气荒”之困上具有明显优势,也具备了大面积推广的初步条件,但是其在开发利用上还存在诸多待解问题。

中国地质调查局水文地质环境地质部副主任吴爱民以京津冀地区为例,指出当下地热开发利用存在的四个问题:一是虽然目前国土资源部、京津冀三省市、中科院、中石化、中石油等部门单位在京津冀开展了大量地热勘查开发研究工作,但探测深度有限、整体性系统性较差,参数获取不够完整;二是虽然现在形成了“雄县模式”等先进经验,但采灌均衡条件的地热可持续利用评价与开发技术尚未突破,多数地热开采区存在水压下降、水位下降、水温下降现象;三是对深层地热勘查开发技术进行了有益探索,但尚未形成先进的成套技术;四是浅层地热能开发利用成效显著,但没有解决好浅层地热能利用与地下空间开发之间的矛盾。

此外,也有专家表示,地方政府对地热供暖的认识不足、对地热开发企业的支持引导力度不够、缺少统一的行业技术标准等,也成为掣肘地热资源有效开发利用的门槛。对此,加强顶层设计,从国家层面完善相关政策;加强对全国地热资源的勘查,指导各地有序集约开发地热;加强对地热能资源开发利用的扶持政策;出台行业标准,严格行业准入,加强对行业发展的规范监管等措施,则成为重要一环。

注:本文摘选自《中国国土资源报》

作者:薛亮

相关新闻